陳翠兒建築師:〈挪威森林監獄〉

Skypost_180316_陳翠兒_挪威森林監獄.jpg

2018.03.16

撰文:陳翠兒建築師

〈挪威森林監獄〉

 

挪威的森林中有一所世界著名的監獄,名叫Halden Prison,這所監獄出名之處是它與別不同的理念︰「監獄不是來懲罰人,而是用來治療進來的人」。

Halden Prison的設計新穎,充滿北歐的簡樸特色,外面被森林包圍,而監獄內的設計就如一間精品小酒店。每個囚室都有一百呎空間,備有私人浴室,房內有電視、雪櫃、書桌、床和椅,全都是精心設計,房間的玻璃窗戶也沒有鐵欄。

在這裏,囚犯與獄卒會一起跑步和玩音樂。這所監獄希望囚犯能成為溫和的人,而不是令他們有更多的憤怒。因此,這裏還有家庭套房,讓犯人的家人可以在某些日子進來和犯人共住,藉着家人的關懷和愛來轉化犯人。

Halden Prison內還有牙醫服務、圖書館、小型超市和共用的公共客廳。事實證明,挪威出獄犯人的再犯率只有20%。挪威認為如此投資在轉化犯人身上非常值得,因為以治癒為出發點,能讓犯錯的人重投社會,為社會做出貢獻。

看見Halden的犯人監房,便想到香港細小的居住環境。Halden囚室面積有100多呎,赤柱監獄的囚室面積是80多呎,即使是最早期的石硤尾徙置區,單位面積也有120平方呎,都比平均每人只有40多呎的香港劏房大得多。

再與鄰近的新加坡相比,香港的人均GDP是50,936元,而新加坡是38,357元,但香港的家庭平均生活面積只得452呎,新加坡則有1,119呎。我們的收入比新加坡高,但生活空間面積和質素都比不上新加坡。

香港雖然有最低工資保障,薪金卻遠遠趕不上樓價和租金的升幅,我們的居住空間面積也每況愈下。回看挪威的Halden監獄,好的居住環境加上有人性的關懷可改變犯人,以愛轉化他們內心暴力和仇恨的種子。我們創造空間,而空間也在無形中影響着我們,過分擠迫的空間,對人身心也會有不良的影響。目前樓價不斷上升,發展商只有將每戶的面積一再減少,在沒有最低空間指標和規範下,超高價的微型單位相繼出現。香港是時候考慮訂立最低居住空間面積指標,以保障人們的生活質素。

https://skypost.ulifestyle.com.hk/article/2031148/挪威森林監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