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雅麗:〈京都園藝不止枯山水〉

Skypost_181130_陳雅麗_京都園藝不止枯山水_Resize.jpg

2018.11.30

撰文:陳雅麗

〈京都園藝不止枯山水〉

十月在京都一所大學上了個園藝精進研究班。22位來自12個國家不同國籍的參與者中,有20多至60多歲的園林工作者。

研究班學員中有法國醫學教授,正研究老人和老人癡呆病患者對日式庭園(相比其他亭園)的活躍反應;有國際投資顧問,想知道為何日本庭園會令人放鬆及心情愉快,是否值得在自己的花園中加入日式元素?也有醉心日本園藝的英國園藝慈善團體主席,尋求引進更精緻的日式園藝元素和文化。

至於多名參加的建築師,則希望更了解日本園藝與建築物的關係和意義,以及怎樣將日式園藝融入西方環境設計之中;也有我這個業餘園藝愛好者,以及在科技大學工作和參與園林治療實驗的朋友。

主講教授是一位原籍荷蘭的園林建築師和植物學專家。他精通多國語言包括漢文。於30多年前,他來日本後就已經離不開這裏了。講師中還有該大學的日籍環境學院教授兼園林建築師、國家級園林的公司負責人,以及多名研究員和專家,我們實地考察時還有繙譯。

我們參觀了20多個各具特色及不同時代風格的園林,以及相關的皇宮、茶室及寺院,有的非常聞名、熱鬧,也有連當地人也不多甚或不開放的,還有國家級的私人庭院。我們被再三的提示要小心有禮的聽指示,否則明年可能就不再開放參觀了。

我們觀摩的庭園還包括由五世紀遺迹重建的庭園到現代日式公園。課程還安排一天在日本國家保護園林區內的園子裏實習,非常難得!

最後兩天我們去了森林創作自己的小花園,作為結業作品,展示每位學員的不同得着。我們心中都把自己的一片花園,帶回到各自家園。未知日後會培植出甚麼樣的花果呢?

在這過程中,我深深感受到日本對文化的承擔和執着。我們接觸的專業人員中有石工、木工、種植家等等,大都是幾代人也做同一事業,其中有一位第七代的園林師還在看護着他太爺種下的樹,好讓他的子孫將來可以為附近的千年神社提供更換的木材。「人無百歲命,枉作千年計。」這句話是否也值得反思?

https://skypost.ulifestyle.com.hk/article/2219865/京都園藝不止枯山水